欧洲确认!“天然气、核能”为绿色能源!

来源:能源杂志

周三,欧洲议会投票正式通过了“天然气、核能”为绿色能源。这可能会影响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欧洲气候、能源政策及投资走向。
2021年12月,欧盟委员会曾发布了欧洲分类法的提案,就将天然气和核能归类为绿色能源,对其投资限度有所开放。此举在当时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和强烈的反对。
本次欧洲议会的投票,针对的就是此提案的反对意见。最终,阻止该提案的动议获得了278票赞成和328票反对,此外还有33个弃权票。除非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0个反对该提案,否则它将通过成为法律。
争议持续
《能源》杂志曾在今年1月发表文章《欧洲会为核电开绿灯吗?》,讨论了相关问题,其中就提到“欧盟各国早已因对核能的态度分为两个阵营:法国、芬兰、捷克等国支持将核能列为绿色能源,……奥地利、卢森堡、西班牙、德国等国则反对核能”。卢森堡和奥地利甚至意见表态,如果核能被列为绿色能源,将起诉欧盟。
从最终投票结果来看,天然气与核能被列为绿色能源得到了欧洲议会最大的立法者团体中右翼欧洲人民党多数人的支持。中间派“复兴欧洲”组织的立法者在很大程度上支持该提议,而绿党和社会民主党则大多反对。
相比于各方在核能问题上的争论不休,天然气的争议实际上发端于近期。由于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供给的急剧减少,引发了反对将天然气标记为环保的计划。
绿色和平组织欧盟可持续金融活动家阿里亚德娜·罗德里戈说:“这是肮脏的政治,将天然气和核能标记为绿色并让更多资金流向俄罗斯,这是一个令人发指的结果。我们将在法庭上继续抗争。”中左翼社会民主党的荷兰欧盟议员保罗·唐批评该计划受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俄罗斯石油公司”游说的影响。
除了政治上的考量,反对派的认为此次将天然气和核能列为绿色能源在能源转型方面是某种程度的倒退。唐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防止这次投票为其他国家缓和气候野心树立先例。”卢森堡的保守欧盟议员克里斯托夫·汉森表示,周三的结果将使分类法“过时”。“通过将天然气和核能纳入分类,我们正在牺牲未来。这种短视破坏了分类作为投资者长期指南针的可信度和持久性。”
相比于反对派,支持者的视角更多聚焦于当下。波兰右翼法律与正义党议员波格丹·里宗卡表示,不太富裕的欧盟国家需要对天然气和核电进行私人投资,才能摆脱煤炭。
法国议员Gilles Boyer(同样也是欧洲议会内自由派、亲欧洲团体复兴欧洲的成员)表示,从长远来看,用可再生能源满足能源需求“将是理想的,但目前还不可能”。刚刚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捷克总理彼得·菲亚拉表示,周三的投票对欧洲来说是“好消息”。“它为能源自给自足铺平了道路,这对我们的未来至关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此次投票结果,德国的态度有所缓和。周三,德国总理奥拉夫·舒尔茨的发言人斯特芬·赫贝斯特里特表示,柏林“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核能是不可持续的。”
但他同时表示“尽管如此,德国政府认为分类法是实现气候保护目标的重要工具,因为很明显,天然气是我们在实现二氧化碳中和并将天然气的使用纳入其中的重要桥梁技术。授权法案考虑到了这一点。”
面对现实
此次投票结果的出现,正值欧洲能源危机愈演愈烈的档口。
据《纽约时报》6月19日消息,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当日宣布,德国将重启燃煤电厂。其原因是在俄罗斯削减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后,德国政府担心能源短缺问题将进一步加剧。德国淘汰煤电站的目标,已经被抛之脑后。
不只是德国,荷兰、法国、英国、意大利、奥地利等国也都相继宣布重启或者计划重启部分燃煤电厂。
重启燃煤发电当然更多的只是一种缓兵之计,并非是长久的计划。但无疑揭示出目前欧洲的能源转型是相对比较脆弱的。相比于时间更加长远的碳中和目标,欧洲首先需要解决的可能是“退煤”的问题。
在能源供给稳定的时候,可再生能源是能够实现对于煤炭的完美替代,这也是欧洲“退煤”的基础。但目前能源安全问题已经成为了无法忽视的重要议题(至于能源安全问题应该放在多高的优先级,这一点暂时不被考虑了)。在这样的基础上,天然气与核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欧洲的天然气供给无疑是脆弱的,在俄罗斯供给出现巨大隐患之后,挪威的罢工又让欧洲天然气供应雪上加霜。来自中东、澳大利亚、美国的LNG不仅是价格昂贵,而且欧洲还要面对亚洲、美国本土等需求地的竞争。
现在欧洲已经把目光瞄向了非洲。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一直在不知疲倦地与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埃及和刚果共和国达成新的天然气交易。5月,德国总理舒尔茨在塞内加尔开始了他对非洲的首次正式访问,在那里他宣布了开展能源项目的计划。除了非洲的LNG出口,欧洲还希望通过跨撒哈拉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加强欧洲管道气的进口多元化。
不过考虑到欧洲各国曾经对非洲的殖民,及其他政治、经济问题,欧洲人的想法很好,但真正落地并不容易。已经有非洲国家的智库旗帜鲜明的反对来自欧洲的能源投资,因为“依赖化石燃料出口的非洲经济体的经济增长速度比那些拥有多元化经济体的经济体要慢——有时甚至慢三倍”。他们要求欧洲资本投资非洲的可再生能源开发。
核能的问题也并不简单。欧洲各国对于核电的态度十分极端,但同时近期的能源危机又刺激各国延长核电站寿命、开启新的核电站投资。但反对意见已经无法改变《分类投资法》的结果了。这肯定会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一波核能建设的浪潮。